[嗚...]
從我嘴裡發出的聲音,
傳入腦子還未清醒的我的耳中,
我努力回想現在是什麼時候,但是沒有想起什麼,

於是我睜開了好像被大象壓著的眼皮,
眼前所見一片漆黑,

我努力轉動著頭四下觀看,
卻想不到這個動作讓我使盡氣力,感覺有點累,
過了幾分鐘,在適應了幾近無光的環境後,
發現我四週竟是高高的木欄!
我的床周圍竟然圍了一圈木欄!

想要用手撐起身體,卻覺得我全身無力,
軟趴趴的手怎麼樣就是撐不起身子,
想要試著大聲叫喊父母,
卻發現我發出的只是嗚嗚阿阿!
無法湊成完整的字串的,
我甚至覺得我沒有牙齒,
我想我一定是累昏頭,說不定是在作夢,
剛剛一陣"努力",讓我有點累,我想我不介意再睡一下,
於是我又這樣輕易的閉上雙眼,

待續...(此篇純粹無聊,想亂寫故事,一篇文章可能編輯n次)
這是第1次編輯,時間:2008/02/01 半夜00:35


白熱的陽光和鳥叫聲吵醒了我,
我的房間就是這樣,讓我覺得很無奈,
試著拉被子蓋在臉上,遮住那惱人的白光,
我記得我昨晚應該很晚睡,而且做了怪夢,
現在我只想多睡一會兒,

就在我跟很重的被子博鬥時,耳邊傳來了笑聲,
或許是我媽很早起,又在看電視看得太高興,不自覺的笑太大聲吧!
但是,怎麼會笑的這麼輕,這麼含蓄?
而且這該死的被子怎麼這麼重?不會是我自己又壓到了吧...

努力了半天,還是沒辦法拉起被子的一丁點面積,
懶惰的我,整個過程硬是不睜開雙眼,
好像一睜開眼睛就輸給了可惡的陽光,不得不醒來一樣,
我不服氣的扭動身子,雙手亂扯被子,
甚至抬抬腿,想要看看是不是我自己的大腿給壓住了,
就在我努力想要拉起被子回到舒服的夢裡時,

突然有兩個東西同時從我兩側的腰鑽了下去,
我嚇的大力撐起上身,想要看是什麼,
但是我卻發現我人已經離開床舖,身子騰空,

睜開還不適應光線的雙眼,模糊的眼睛眨又擠,
終於看清眼前竟然是一個非常大的頭,
正確來說,是一個頭非常大的女性,而且是外國女性,
滿臉笑意的看著我,那種感覺很奇怪,似乎帶著滿滿的喜愛,

這時我才發現,是她巨大的雙手抱起了我!
抱起一百公斤的我?!胖到不用當兵的我?!
我驚訝的揮動四肢,想要掙脫她的雙手,
甚至想要張口對她說幾句外文,
當然第一句是從英語的[Put me down!],讓我下來問起,
要是其他國家的我還不知道怎麼說,

雖然這種感覺是說不出的怪異,
但是更怪異的是,我叫了半天,只有嗚阿之類的聲音,
而且我發現我沒有牙齒!
是的!
柔軟的牙床彼此觸碰讓我覺得非常的不舒服,

終於,我明白我哪裡不對勁了!
我他x的竟然變成了一個小孩,一個連牙齒都沒有的小屁孩,
我腦子一團亂,根本無法聽進眼前這個外國女人說些什麼,
這大概就叫做失序,腦子失序...

我第一時間想起的竟然是一部舊片,[親愛的我把孩子變小了!]
但是人家是身體,我卻是年紀?或許也只是身體,但是我的牙齒呢?

我想應該更可能是我變成了嬰兒,該死!
我又想起了一堆我在網路上看的輕小說,
我會不會是穿越或者重生了?
可是重生應該還在自己家裡,我不記得我家有跟外國人來往過,
看樣子,除了我重生到了外國人家中,不然我就真的只能說是穿越了,

我穿越時空到了別的世界?或者同世界的外國國家?!
不知道是什麼時代?

我腦子裡不停的亂想,試著理清現在的狀況,
還順便觀察眼前的外國女人,
因為從我剛剛的推斷,她是我此刻的母親的可能很大,

最後或許還有一個可能,我心裡燃起了一絲希望,
那就是,我在作夢!

對!
我怎麼沒想到,我一定是在作夢,所以現在我還是睡著好了,
待會醒來一切都恢復正常,我看到的通通只是大腦組織產生的記憶錯覺,
於是我馬上低頭閉眼準備入睡,可是這該死的姿勢讓我覺得蠻不舒服的,
漸漸的,我又有一絲睡意,腦子又有點迷濛不清了...

待續...(我一定是太無聊了,竟然寫的這麼高興,都一點多了)
這是第2次編輯,時間:2008/02/01 半夜01:15

突然間一陣晃蕩,把我吵醒,我真想破口大罵,
耳邊卻傳來略帶磁性的男性話語,
我揉一揉雙眼,仔細一看,我竟然還在這鬼地方,
只是現在我換成被抱在一個陌生男子手上,

這傢伙很高興的抱著我左看右看,
然後又跟那位外國女人高興的交談,
我想這傢伙或許是我此時的爸爸吧!
老天爺阿!你為什麼要玩我?
我只記得昨晚我在上網,怎麼睡醒就到了奇怪的地方?
人還變小了,不會是要我糊裡糊塗的再活一次吧?

鬱悶的我雙手亂揮,一下看房頂一下又咿咿呀呀的,
那對外國男女看的很高興,大概覺得我很活潑吧!

突然間,外國女人走到一旁,拿起一碗白色的乳狀液體,
碗有其中一邊有軟皮的尖狀,就這樣伸向我的嘴,
這應該是我的食物了吧!好險不用面對母乳的尷尬窘境,
不然好歹我也是二十幾歲的好青年了,那樣多不好意思,
而且我也有點口渴有點餓了,乾脆就喝點吧!

才喝了幾口,感覺不錯,但是不太像牛奶,
有種豆漿加上蜂蜜的感覺,但是又可以說不是豆漿,
反正還蠻好喝的,索性就多喝一點,不知不覺一整碗就喝完了,
直到幾年後我才明白,那是一種名叫乳液果的植物果漿,
名字簡單好記,而且是人人從小喝到大的飲品,

邊喝的時候我就邊觀察那對男女,
男的長的高壯,手臂肌肉扎實,看樣子是有在鍛鍊身體的,
長的蠻有個性,蠻像阿諾史瓦辛格年輕的時候,

女的也是高挑,身材很好,也不會過瘦,
長的很好看,有一點像安潔莉娜裘莉,當然沒她那樣豔麗,
如果這對男女是我父母,那我也不用擔心我長的太醜了,
期間我試著找鏡子,可惜這屋裡沒有,
我偷偷的把了一下自己,還好還有小雞雞,雖然真的是"小"雞雞,
但是總比沒有好,要是這世我突然當女的,那真是最糟糕的消息,
我沒有斷背山的傾向,

吃飽了他們就把我擺在另外一個地方,
比那疑似我的床的地方,大上幾倍,讓我可以自由爬動,
地上都鋪了軟布,還擺了幾個玩偶,樣式到是很新奇,
都適用布料作成的,都是我沒看過的動物,我拿了幾隻起來擺弄,
只能說,製作這布偶的人肯定很有天份,雖然怪異,但是又蠻可愛,

我玩膩了就打量四週,這間房間四壁都是木頭做,連地板都是,
外國人果然喜好木製建築,但是地板作工很好,打磨的很平滑,
接縫也很少,牆面也修飾過,不是原始的木頭,
看樣子至少這年代沒有很原始的可能,

但是有一個問題,
我到現在還是聽不懂這對男女的對話,
我想應該不是英文或法文,也不是日文或韓文,更不用說是中文,
但是這不是太大的問題,畢竟只是從頭學,總會有聽懂的一天,
天生逆來順受的我,現在只想考慮這環境對我有沒有害,
如果沒有,那也只能等我慢慢長大,一個小嬰兒能夠做的事情實在是太有限了,


待續...(我竟然寫的漸漸有感覺了,我肯定瘋嚕)
這是第3次編輯,時間:2008/02/01 中午12:31

全站熱搜

nijiafa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