昨天星期五照樣八點左右就到市政府打工
但是發生一件詭異的事情

就在七點五十,我在一樓廁所整理儀容時
一個年紀約有3x~40初的先生突然叫我
問我能不能幫他一下
我原本以為是要搬用具或者要清理廁所之類的
結果他走進馬桶間說:[進來,然後把門關上]
我傻眼...愣了兩秒
他說:[請不要誤會,不是那樣的,我人不舒服你能幫忙嗎?]
...這真難讓人不誤會

我決定再觀察一下,反正我想我有跟他一鬥的能力
他接著說:[能麻煩你鎖門嗎?]...我已經握緊拳頭,隨時要給他一拳
我冷冷的問他:[是要做什麼?]
他很不好意思的說:[能麻煩你按壓我這邊嗎?]
...他手指著自己的後腰還有腹部
我又愣了兩秒...想說應該沒事...最多給他一記腹擊

然後他就說:[我要做呼吸,你能幫我規律的按壓嗎?]
就這樣大約兩分鐘左右...我配合他按壓
他就說可以了...雖然我不懂到底有啥功用...
這位先生是腹部內壓有問題還是橫隔膜有問題?
按壓後腰和腹部有啥功用?我其實都懷疑這算是另類性騷擾嗎?

但是其實也沒啥損失,出去我就急著洗手要去打卡,都快八點了
走沒兩步他又從後面叫住我
問我是來做啥,我想說回答也沒差,就說是來打工,在檔案室
他說很巧...他也在這打工過...看他樣子是在這上班
...巧合都是這樣...也沒啥好認為是巧合的
他又問我還在唸書嗎?我也回答我在等當兵了
他又問我是哪間學校?我又繼續耐心的回答...義守(真的感覺快遲到了)
他又說...他想跟我留個資料...就跑去找紙筆
(這時我就很不樂意了...其實也沒啥...這世道留資料給人,令人害怕)
我就跟他說...為啥要資料?
他說:[我也會留我的給你,我不能欠你這個人情]
我無奈的笑了笑...我根本不在意...當作巧遇
於是我說:[其實沒關係,小事情,當作巧遇吧,不用太在意,我要去打卡了]
他苦笑的說:[是嗎?那好吧!你貴姓?]
我想說這也沒啥好不說的...我行的正,坐的正...我姓鍾
於是就跟他說掰...趕去打卡

事後在上班時...我還在回想這段過程
其實...是頗危險的...對自己太有自信
我只是澳少年...對方是有心算無心...我危險很高
但是也因為這樣...我反而認為既然沒有問題...就不要想太多
其實誰都有需要人幫助的一天...
我希望那時我或者我親人朋友都能受到幫助
只是我想不明白...他是非常害羞還是想隱瞞啥?
為啥不能找同事幫忙?要找個陌生人?太緊急嗎?
反正已經是個謎...不要對我生活造成影響就好
以上是那天早上的奇遇

那天很平常的度過一整個早上和下午...我的文件件數有變多197件
但是因為是頁數少的關係...頁數只有652的樣子...這樣有進步嗎?
後來組長說歸檔組有缺人...所以我工作內容又變了
而且似乎是一直算時薪的...這樣算是變相的賺到嗎?哈
而且公司很人性的說不用加班...連禮拜六都不用...大家都歡呼了
待會兩點要去逛街看電影...以上...end

全站熱搜

nijiafa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